戰國大司馬|第435章:兄弟相談

推薦閱讀:蜀山旁門之祖全能修煉系統大腕崛起進化之眼太古龍象訣神魂至尊明朝敗家子每秒都在升級諸界末日在線美漫喪鐘
  當晚,惠盎邀蒙仲在自己家邸的院中賞月飲酒,順便兄弟倆聊一聊當前的局勢,各自的看法。

  待等府上的仆從奉上酒菜離開之后,蒙仲一邊嗅著正在煮著的酒水,一邊笑著說道:“今日白晝,我就覺得義兄準備跟說說些什么,不過因為不想耽誤太子回城鼓勵民心,故而暫時放下了……”

  惠盎笑了笑,也不隱瞞,如實說道:“大王臨走前,托付我一件緊要之事,希望我說服你領一支宋國軍隊……”

  蒙仲聞言愣了愣,他對此倒不排斥,畢竟宋國是他的故國,他也希望在宋國做些什么,更何況眼下的宋國迎來了新的君主戴武,問題是……

  想了想,蒙仲隱晦地說道:“我回宋國時,大司馬借著玩笑對我言,讓我此次回宋萬事小心,他還指望我能接他的位置……”

  惠盎這等聰慧之人,又豈會聽不出來,聞言笑著說道:“哈哈,翟大司馬也真是煞費苦心啊。……其實這件事我與大王談論過,此前也有個例,比如說執多國相印的蘇秦……”

  蒙仲想了想,鄭重說道:“蘇秦確實稱得上是先例,但……還是稍有不同的。”

  的確,蘇秦據說號稱六國封相,但事實上,他的相位其實大多就是榮譽性質,并不具備真正的實權,但惠盎卻提出希望蒙仲執掌一支宋國軍隊,這卻是實打實的兵權,你說他日后同時執政魏、宋兩國的軍隊,這到底算宋將還是算魏將呢?縱使宋國這邊不在意,魏國又會報以怎樣的態度呢?

  倘若說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一定要蒙仲在魏、宋兩者間做個選擇,蒙仲也會為此感到為難:宋國是他的故國不假,但魏國的舞陽邑,也是他的第二個故鄉呀;況且他在魏國經營的人脈,包括魏王遫對他的器重,這些都毫不遜色在宋國。

  惠盎顯然是看出了蒙仲的為難,笑著說道:“阿仲,你不必如此顧慮,為兄以為,魏國并不會反對這件事。……從魏國的利益考慮,魏國不會拒絕一個可靠的盟友,況且我宋國實力與韓國相當,能夠作為魏國抗擊秦國的有力盟友,唯一讓魏國有所顧慮的,即我宋國是否會成為它的威脅。……但,宋國會成為魏國的威脅么?”

  “唔……”

  蒙仲微微點了點頭。

  而此時,惠盎亦接著說道:“倘若此次五國聯軍能令齊國覆亡,魏國的威脅依舊是秦國,或者還有南邊的楚國,北邊的趙國,秦、趙、楚這三個國家,才是最有可能成為威脅的國家,至于我宋國,大王此前制定的戰略,是征戰淮泗,繼而取吳越之地,為兄個人認為與魏國并無沖突。至少在百年之內,魏國無需考慮來自宋國的威脅,甚至于,魏國還能借助宋國替他分擔來自楚國的壓力……說起來,你如今也參與到了魏國國策戰略的制定,你認為魏國與宋國有沖突之處么?”

  “唔。”

  蒙仲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當前,秦國支持魏國討伐齊國、甚至吞并齊國,其目的就是為了禍水東引,讓魏國分出更多的經歷在東線,但事實上,魏國很清楚這一點,雖然大司馬翟章對占據齊國山東有些執念,但在蒙仲的勸說下,魏國最終還是只把奪取東郡作為目標,其余更多的經歷,還是放在秦國、趙國與楚國身上。

  秦國,注定是魏國最大的威脅,雖然這次秦國向魏國妥協了,但推行商君法、推行軍功爵制的秦國,它擁有著非常可怕的軍隊恢復能力,可能只需要三五年時間,秦國就能再次得到更超以往的軍隊,再次為了踏足中原而發動對魏韓兩國的進攻——這個國家的國法,注定它需要不斷對外擴張,以滿足國內秦人對軍功的需求。

  簡而言之,這輛被稱作秦的戰車,一旦轉動車輪,就幾乎不可能會停下,這是軍功爵制最大的弊端,也是它最可怕的地方。

  換句話說,秦與中原各國注定不能并存,要么是中原各國聯合擊敗秦國,覆亡這個好戰的國家;要么就是秦國并吞諸國實現大一統。

  至于雙方和平相處,不存在的,短暫的和平,只不過是秦國為了下一次的進攻而修生養息罷了。

  因此,秦國仍是魏國最大的威脅。

  其次,就是趙國與楚國。

  趙國作為三晉之一,但長久以來它與魏國的關系并不好,很多時候魏趙兩國是競爭關系甚至是敵對關系,倘若說燕國大司馬樂毅已經預測到齊國覆亡之后趙國會成為燕國最大的威脅,事實上蒙仲也對趙國做了一番推測。

  比如說,趙國很有可能會與秦國結盟,來對抗日益增強的魏國。

  原因很簡單,趙國并非韓國,也不是宋國,它不會心甘情愿成為魏國的附庸,畢竟兩國的體量相當,但在舊日盟友齊國注定覆亡的情況下,趙國又抵擋不住魏、韓、宋三國,那么唯一的辦法,就是與秦國暗中結盟來維持平衡。

  而魏國接下來的戰略,也是要盡可能地拉攏趙國,一致抗擊秦國——這與趙國的戰略方針,可能已存在沖突之處。

  至于楚國,它與趙國的情況相差不多,也是蒙仲乃至魏國需要拉攏一致對付齊國的國家。

  因此,魏國未來的戰略重心,更多地會放在對秦國的警惕以及對趙、楚兩國的拉攏上,倒也確實如惠盎所言,不太有什么精力去考慮宋國是否會成為威脅的問題。

  想到這里,蒙仲點點頭說道:“倘若魏王不反對,我欣然接受。……義兄你也知道,我在魏國確實受到了不少恩惠,不能做出過河拆橋的事……”

  惠盎聞言笑著說道:“這一點為兄明白,待齊國這件事了結后,為兄與你一同去魏國,與魏王商議此事。你放心,此事對魏宋兩國皆有裨益,魏王不會反對的。”

  “但愿如此。”

  蒙仲點點頭,旋即好奇問道:“義兄能否提前透露一下,準備讓我兼掌哪支軍隊?”

  “商丘。”惠盎似有深意地回答道。

  “商丘?”

  蒙仲愣了愣,忍不住說道:“商丘倒是稱得上是離方城最近的宋城了,可……商丘有在編的軍隊么?我怎么記得才幾千人?”

  說罷,他表情有些古怪地看向惠盎。

  “哈哈。”

  惠盎忍不住笑了起來:“當然不會只讓賢弟執掌幾千人,那不是叫魏國笑話?……確切地說,大王臨走前只是叫我把商丘交給你,也沒規定讓你訓練多少兵卒……”

  “把商丘交給我?”蒙仲聽出了幾絲不對勁。

  聽到這話,惠盎看了一眼蒙仲,似有深意地說道:“當年大王欲封你為商丘君,逼得魏王只能封你為郾城君,你以為那僅僅只是大王對魏國試壓而已?”

  說罷,他看了一眼有些發愣的蒙仲,感嘆道:“為兄前幾日說你是唯一能勸服大王的人,不為別的,只因為大王一直都很看重你,但你知道……大王的脾氣,他是絕對不會向人低頭的……他寧可被罵做在國難之際拋棄臣民逃離,也不會收回當初流放太子的王令……”

  “哪怕他其實也知道是自己犯了錯?”蒙仲冷笑著說道。

  惠盎聞言笑了笑,旋即微微點頭說道:“啊,大王從不認錯,但……你不會懂的。”

  看著略有唏噓的惠盎,蒙仲停止了這個話題,因為他知道,眼前這位義兄對宋王偃有著極高的推崇,堪稱死忠。

  他岔開話題道:“對了,義兄,齊軍的統帥,我前段時間聽說是田章兄,但據戴不勝司馬所言,從郯城到逼陽、再到彭城,他一次都沒看到田章兄露面……”

  “唔。”

  惠盎點點頭說道:“齊國對外公布,稱此次由匡章率軍,且我宋國派出去的細作,也曾多次看到齊軍行軍時模糊看到匡章的身影,但不知為何,匡章從未在兩軍對峙時出面,哪怕戴不勝、戴盈之等人親自到陣前約匡章談話,因此戴不勝幾人懷疑,齊軍可能是找了一個容貌相似的人假扮匡章,只因為恐嚇我宋國……關于這件事,我覺得你可以嘗試去試探試探,憑你與匡章的關系,匡章絕無可能不露面,只要他真的在齊軍當中,倘若齊軍中的那位連你都不見,那他就絕對不是匡章本人。”

  “我會的。”

  蒙仲聞言點了點頭。

  他也想很弄清楚這件事,畢竟這事關他針對齊軍的反擊。

  說白了,倘若對面確實是他師兄田章,那么他自然而然要小心一些;否則嘛,呵呵。

  次日,蒙仲與惠盎、戴不勝幾人陪同太子戴武巡視彭城城外的軍營。

  此時的軍營內,許許多多的宋兵早已得知了‘太子戴武返回彭城’這件事,士氣高漲,以至于在太子戴武巡視軍營時,營內的士卒們爭先恐后地圍觀戴武,并為戴武返回彭城支持大局而歡呼萬歲。

  面對營內士卒的熱情與激動,太子戴武在營內的校場做了一番鼓舞。

  這番鼓舞大致可分為三部分。

  首先,太子戴武表述他出現在這里的原因,是因為‘國難當前’,宋王偃‘明大義’,將他召回共同抵御齊國。

  他在眾人面前說道:“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天下國家其存正之正、非形式之正、外表之正,而在其內,此即禮法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昔戴璟欲助戴武奪位,然實乃叛逆之舉、亂國之舉,此先例不可開。父王誅殺戴璟、流放戴武,戴武非敢怨恨……今父王于國難之前,聽取惠相、蒙卿勸諫,召回戴武,令戴武能擊退齊軍將功贖罪,戴武深感幸哉……”

  不得不說,太子戴武不愧是‘儒家弟子’,對父親的名譽非常維護,一開口就是維護宋王偃此前那一番舉動。

  只不過他那一番文縐縐的話,有幾個士卒能聽懂呢?

  蒙仲當然能聽懂,畢竟他好歹也是孟子的記名弟子,正統儒家弟子;惠盎也能聽懂,畢竟這是一位身兼道、名、儒、法、墨五家學術的賢臣。

  可除開蒙仲與惠盎,剩下的人就未必聽得懂了,比如戴不勝。

  雖然沒有惡意,但這個莽夫又哪里聽的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戴不勝好歹還是公族出身,連他都聽不懂,更何況那些宋國的士卒呢?

  但奇怪的是,盡管未必聽得懂,但那些士卒們還是靜靜的傾聽地,時不時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他搖搖頭對惠盎說道:“下一步,是不是打算請儒家弟子來當官?”

  惠盎聞言失笑,低聲對蒙仲說道:“你也不是儒家弟子么?”

  蒙仲愣了愣,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此時卻見惠盎笑著承認道:“大王在時,始終不允許擴大儒家弟子,他覺得儒家弟子過于軟弱,不能使宋國強盛,雖我時而與大王探討儒家經意,但大王始終沒能改變對儒家的偏見……與大王相反,太子則推崇儒家思想。如你所言,待這件事了結之后,我確實想過讓太子親自赴鄒國,懇請孟子與其弟子移居宋國……你是莊夫子的弟子,亦是孟子的弟子,到時候助太子一臂之力如何?”

  蒙仲驚訝地眨了眨眼,心中卻有些震撼。

  儒家……確切地說,是以孟子為首的正統儒家,其實在當代并不怎么受到重視,倘若宋國愿意接納儒家思想,那可真是一件不得了的事了,不過……他老師莊夫子可能會很氣憤,畢竟莊夫子是很看不慣儒家思想的……

  他想了想說道:“這件事,我怕是不好出面,義兄你知道,莊師那邊……”

  惠盎一聽就懂了,笑著揭過了這件事,反正在他看來,只要太子戴武親赴鄒國,孟子以及孟子的門徒,應該會給這個面子的——倘若蒙仲能出面,那自然最好,不能出面也無妨。

  此時,蒙仲又對惠盎說道:“雖然我不能就這件事表達什么看法,但我可以陪同太子一同前往鄒國,我也好些年不曾見到孟師了,也想去探望探望。”

  “那就這么說定了。”惠盎歡喜地說道。

  就在這時,他們忽然聽到戴武在臺上輕聲提醒:“蒙卿?”

  “唔?”

  蒙仲愣了愣,看看臺上的戴武,又看看自己身邊的惠盎,義兄弟倆都有些發懵。

  好在旁邊還站著戴不勝,他壓低聲音提醒道:“太子請你上高臺。……你兄弟倆聊什么呢?這么投入?”

  聽到這話,蒙仲與惠盎皆有些尷尬,旋即,蒙仲便登上了太子戴武所在的高臺。

  此時,只見戴武拉著蒙仲的衣袖走到高臺的前側,朝著底下無數的宋軍士卒說道:“我戴武在此任命蒙卿為反擊齊軍的統帥,諸位可能不認得蒙卿,戴武且在此告知諸位,蒙卿,即當年助戴武擊敗齊國、攻取郯城的最大功臣,此后,蒙卿為穩固宋魏兩國邦交而遠赴魏國,深受魏王器重,前前后后多次助魏國擊敗秦國,被魏王拜為郾侯……戴武在此告知諸位,齊國有匡章,我宋國有蒙仲,可不懼齊國也!”

  聽著聽著,臺底下的宋軍士卒們驚呼連連。

  不得不說,其實這些宋軍中大部分都不清楚,原來他們宋國居然還有這樣一位名將,唔,年輕的名將。

  但那些從郯城敗退而歸的郯城軍士卒,倒是有些還認得蒙仲,此起彼伏地歡呼。

  “蒙司馬!”

  “是蒙司馬!太子當年的副將!”

  “萬歲!”

  “蒙卿。”戴武低聲提醒蒙仲道:“你不說兩句么?”

  蒙仲心說我沒準備啊,但此時此刻,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只見他環視一眼臺底下的宋軍士卒們,忽然拔劍高舉,高聲喝道:“孫子曰,上與下同欲者勝!只要我宋國上下一心,團結一致,雖齊國亦不能使我屈服!……宋國,必勝!”

  在短暫的沉寂過后,當年那些在逼陽跟隨過蒙仲的士卒們率先歡呼,旋即,越來越多的宋卒加入其中,只見他們一次次地高舉手中的兵器,口中歡呼:“必勝!必勝!”

  蒙仲掃視了一下臺底下的士卒們,心下暗暗點了點頭:有這樣的士氣,倒是有資格可以與齊軍一戰了。

  剩下的,就看他師兄田章究竟是否那對過的那支齊軍當中了。

  當日,蒙仲便寫了一封信,叫人送到呂邑外的齊軍營寨當中,交給齊軍的將領。

  占據呂邑的齊軍,雖然號稱是田章親自統帥,但事實上,統帥這支軍隊的乃是齊將田達,以及田章的次子,田泰。

  正如戴不勝所懷疑的那樣,齊國的名將田章,其實并不在這支討伐宋國的齊軍當中,原因很簡單,因為田章的病情很嚴重,多年在外征戰讓這位齊國名將落下了許多病根,以至于年老時通通爆發出來,使得這位名將常年臥病在床,由長子細心照顧。

  簡而言之,齊軍中的統帥田章,其實是由他的次子田泰假扮的,至于目的,無非就是鼓舞齊軍士卒,震懾宋國罷了。

  這一日,田泰收到了蒙仲的書信,攤開一瞧,看到信中的落款,他愣住了。

  他假扮他父親田章,為了避免被拆穿可以不見其他人,可他不能不見蒙仲啊,誰都知道,蒙仲是他父親田章的義弟,且二人還都是孟子的弟子,是師兄弟的關系,眼下蒙仲寫信要求田章出面,無論田章還是‘田章’,都理當出面相見。

  可……可一見面不就拆穿了么?

  田泰立刻請來田達,然而也對此束手無策。

  “蒙仲……他不是在西河跟秦國打仗么?”

  二人面面相覷。
戰國大司馬最新章節http://www.vgpjon.icu/zhanguodasima/,歡迎收藏
手機看戰國大司馬http://m.ssiaec.com/zhanguodasima/戰國大司馬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戰國大司馬》版權歸原作者賤宗首席弟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網游之大禁咒師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漁色大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

平行進口車報價 | 非常美文網 | 白石頭博客 | 宋莊網 | 夢境網 | 襄陽網 | SZ中文網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尚書房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11选5任8稳赚技巧